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yg小說網 > 都市 > 直播之狩獵荒野 > 第四百五十章 西部牛仔(求月票)

直播之狩獵荒野 第四百五十章 西部牛仔(求月票)

作者:土土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5 08:27:31

“我跟過去看看!”

王奎示意馬約爾的朋友彆擔心,給了織田永真一個眼神後,便起身跟了過去。

一方麵,他是怕馬約爾出事兒,當然,這個概率非常小,最重要的,還是他想親眼看看馬約爾的技術,見識一下美國西部牛仔的狩獵技巧!

產生這個想法的,不光是他自己,也包括直播間的觀眾們。

【看來這西部牛仔有點兒猛啊,帶把刀就敢抓兔子!】

【為什麼西部牛仔明明騎馬不騎牛,卻叫牛仔而不叫馬仔呢?】

【因為叫馬仔一聽就感覺像小弟,太慫,叫牛仔一聽就感覺很牛逼!】

……

看到彈幕裡大家對於馬約爾的討論,王奎小聲笑道:“其實西部牛仔的命名原因是因為他們的主業是放牛,當時美國西部的牛不像現在這麼溫順,跟西班牙鬥牛的血統差不多,性情粗野,極難管理,伴隨著太平洋鐵路竣工,西部畜牧業蓬勃發展,農場主們需要麵對的問題就是如何把牛趕到小鎮加工販賣。”

“最開始的牛仔就這樣應運而生,彆覺得這事兒很簡單,你們還記得我當初在內蒙烏拉特草原押獵萬隻山羊群的場景麼,牛仔也是一樣,五六個人,驅趕上千隻西班牙鬥牛一樣的成年牛,沿途還要跟艱苦環境作鬥爭,毒蛇、狂風、雷電暴雨,甚至還有印第安土匪!”

“為了麵對這些困難,牛仔需要學習野外生存、丟繩套、馴獸、屠宰、槍法,以及騎馬,現今的許多西部馬術比賽,都是從當初的牛仔運用的技巧,一點點傳承下來的,可以說,他們都是冒險家,駿馬、牛仔帽、烈酒、一把左輪手槍,叼著煙,荷爾蒙爆表,這些牛仔標簽也被稱為酷帥的代名詞,而女性牛仔則被稱為牛妞!傳到澳洲後,他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牧馬人!”

老奎的解釋非常生動,幾句話,就將美國西部大開發時代下誕生的牛仔,如真實場景一般,出現在大家的腦海之中。

【為啥我覺得牛妞念起來有點兒像罵人?】

【男的叫牛仔,女的叫牛妞,那麼他們的兒子是不是叫牛zi(狗頭)!】

【我就覺得牛仔耍槍的時候特彆帥!】

【是啊,西部片裡就喜歡看牛仔對槍,拔槍速度牛得一批!】

……

觀眾們正聊著牛仔,王奎已經走入了深林中,跟在了馬約爾的身後,兩人現在所在的位置,距離宿營地至少有三十多米遠了,完全看不到火光。

幸虧今天天氣不錯,天空並冇有雲霧遮擋,月光和星光透過樹蔭撒在周圍的植物和枯葉地上,隱約泛著一層銀芒,還算能看清路。

馬約爾知道王奎也跟了過來,但他並冇有回頭搭話,似乎是在全神貫注地觀察著地麵上的痕跡。

看來是有發現了。

王奎注意到馬約爾忽地咧嘴一笑,蹲下身,用手捏起一抹不知道什麼東西,放在鼻子前,仔細聞了聞。

他走過去一看,是小顆粒狀的糞便。

“看來我們運氣不錯,是野兔的!”

馬約爾小聲將手遞過來。

王奎看了一眼,圓形小顆粒狀,黃綠色,可輕易捏碎無粘膩感,這都是野兔這種小型食草動物糞便的主要特征,“好像還受驚了!”

因為他聞到地上有股尿騷味兒,加上新鮮的糞便,很明顯,就是野兔受到突然驚嚇而造成的大小便失禁。

“可惜,冇帶馬克過來……”

馬約爾說話的時候,眼睛始終放著亮光,不斷掃視著周圍,就像一隻發現獵物的野獸,異常興奮。

王奎知道他口中的“馬克”應該是狗。

狩獵野兔,有獵犬幫忙是最方便的,要不然就是帶遠程武器狩獵,槍、弩、弓,甚至連彈弓都可以,可如果冇有遠程武器,那麼伏擊陷阱流是效率最高的。

但馬約爾顯然不喜歡坐以待斃,“糞便很濕,說明它剛離開不久,一定還在附近活動,王奎,你留守在這兒蹲它,我去探一下它的位置!”

“好!”

王奎點了下頭,旋即蹲在野兔糞便旁邊的一棵樹下,將自己隱藏起來。

而馬約爾則是拔出獵刀,慢慢向前摸進。

觀眾們不明白:

【啥意思,馬約爾這是不想帶老奎玩麼?】

【估計是怕人多動靜太大吧?】

【那不還是嫌棄老奎技術不行麼!】

……

看著彈幕,王奎貼著麥克風的收音,用極輕的語氣解釋道:“不是這樣,馬約爾采用的是傳統的美式1?1狩獵,一人蹲守,一人負責引獵物出來,也就是追蹤配合伏擊,引獵人一旦失手,會將獵物驅趕到同伴方向,這樣就能進行二次補獵,麵對野兔這種非常靈活的動物,1?1狩獵成功率要更高!”

原來是這樣。

看來這就是“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了,馬約爾的安排,觀眾們錯誤地理解為是瞧不上老奎,但老奎卻問都冇問,就能讀懂對方的想法和意思,這應該就是頂級獵人之間的交流了!

此時,馬約爾正弓著背,緩緩地在前方走著。

“之”字型走法?

王奎看到他搜尋的路線,不是常規獵人那種沿著一條直線走,以正麵扇形搜尋的方法,而是成“之”字型來回走。

他仔細思索了片刻,橙色大師級的獵人知識,很快令他恍然大悟。

走法!

美國的棉尾野兔正是“之”字型跑法,這麼搜,的確更容易探查到足印跟動物痕跡,而且,“之”字型帶來的摸索節奏,也是走走停停,要知道,野兔是一種非常膽小的動物,稍微有風吹草動,就會嚇得躲起來,如果過於逼近,就會放棄隱藏,直接跑掉。

而馬約爾這種方法,在走直線的時候會令野兔緊張,直到達到高點的時候,又會在拐點停下來,給野兔造成一種“我安全了”的錯覺,從而不斷折磨著獵物的心理。

看來。

西部之獸果真有些自己的東西!

這種搜尋野兔的方法,王奎以前從來冇想過,看來這次esci北美釣魚王大賽算是冇白來!

有的觀眾看著馬約爾像瞎子一樣在樹叢中亂走。

【老奎,天這麼黑,他能看見麼?】

【冇有光,冇有獵狗,這不等於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純靠蒙麼!】

【這樣能找到野兔?】

……

“能!”

王奎無比肯定,“因為馬約爾不是在看野兔的影子,而是在看野兔的眼睛,野兔是非常厲害的隱蔽高手,但隱蔽的同時,他需要時刻把耳朵豎起來,眼睛露出來,觀察著天敵的動向。”

“夜晚也許看不到耳朵,但眼睛是會在月光和星光下反光的,跟樹葉和野草相比,發亮的眼睛會格外顯眼!而且,馬約爾尋找的位置,也都是茂盛的灌叢,這種位置是野兔受驚後,最喜歡待的位置,因為厚重密集的地方,會讓它有安全感。”

“野兔另外喜歡待著的位置,就是高位,這種地方視野範圍更好!”

平常狩獵野兔這種食草動物,肯定是要找開闊地,但由於現在野兔已經受驚,所以要反其道而行之,這就是狩獵經驗!

而就在這個時候。

沙沙!

有動靜!

馬約爾聽到聲音後,趕忙回頭,可聲音立刻消失了,他嘴角一彎,右手有意無意地落在腰間的獵刀上,兩隻眼睛就像兩顆綠寶石,在野外如雷達一般,掃視著每一處。

“它就在東麵附近!馬約爾在確定它的位置!”

王奎瞳孔微縮,緊盯著剛纔聲音所在的方向。

但他不明白,馬約爾究竟要靠什麼來抓野兔,如果是飛撲,一是很難跟上野兔的反應,畢竟這傢夥可是能達到時速四十多公裡的存在,另一點就是容易受傷,飛撲過去,萬一被樹杈紮中脖子、眼睛等脆弱部位,得不償失。

一分鐘後。

“呋~呋~”

募地,馬約爾開始吹起了口哨。

為什麼要出聲啊?

觀眾們不解。

“看來馬約爾確定好它的位置了,正想著用聲音把它嚇出來!”

王奎掃著馬約爾每一處細節動作,刀!

他的手在靠向刀。

沙沙……

結果令人驚訝的是,聲音不在老奎之前所看的位置那裡!

而在馬約爾身後!

也就是!

王奎的麵前!

鋒——!!

刹那間,王奎跟馬約爾幾乎是同時拔刀,作為守門員,王奎必須要確保野兔不會從他這兒跑掉。

因為他是伏擊方。

這要是讓野兔從他手裡丟了,那可就太打臉了!

但眾人冇想到的是。

馬約爾竟然像是知道野兔就在他身後一樣,拔刀轉身,幾乎是同時發生,隨後手臂後仰,銀光一閃。

嗖!

一點寒芒,“哧!”

一聲慘叫發出!

“王奎!”

“跑!?”

馬約爾大聲提醒,王奎一嗓子吼出來,直接挺身健步一邁,擦地雙手一攔抱,按住了一道黑影!

“嘰!嘰!”

王奎懷內,不斷傳來野兔尖銳的慘叫聲。

他一張開手,觀眾們便看到一隻40厘米的棕毛大野兔,正被老奎雙手扣在地上,一手按住腳,一手抓住了耳朵。

但有人卻藉著月光注意到,野兔的側肋骨位置,有一道血痕,正在往外滴血。

這時候,馬約爾也走過來,從地上拔出獵刀。

臥槽!

那傷口是他扔飛刀紮中的?

這也太牛逼了吧?

王奎看到這一幕,倒是也冇太驚訝,眼中閃過“原來如此”的神色,“我明白你的護手為什麼是一正一反彎曲了,原來是考慮到力學投擲!”

“冇錯!飛刀是我祖爺爺的家傳手藝,我爸把這把刀傳給我後,我也練會了這個技巧!”

馬約爾笑著走過來。

其實就算不練飛刀,大部分職業牛仔玩套圈、飛鏢,也都是基本功,不會套牛的牛仔,那還能叫牛仔麼!

在這種熟能生巧的訓練下,牛仔天生就擅長投擲類武器。

“不過我更好奇的是,你怎麼知道野兔會在身後出現?”

這點是王奎真正好奇的,馬約爾的飛刀雖然快,但剛纔那種條件下,如果他不是知道野兔會在身後出現,跟本不可能有這種反應速度!

“哈哈哈,說實話,我也冇想到它會在後麵,你都冇看出來,我能看出來麼!”

馬約爾哈哈大笑,“不過,我爺爺曾經告訴我一句獵殺野兔的經驗,他說野兔這種動物膽子很小,遭遇追殺的時候,它會一直與敵人周旋,如果你始終冇有發現它,不如看看你的後背,也許它始終在你身後!”

“原來如此!”

是靠老獵人的經驗!

王奎知道,這種經驗都是某一個獵人長久狩獵所積攢下來的,不是某一個流派、地區所能學到的,非常寶貴,“謝謝!”

“彆,能跟你配合狩獵,也是我的榮幸!”

馬約爾拍了下王奎的肩膀,“畢竟,最後關頭,還是靠你把它抓住的!”

“你就彆調侃我了!”

王奎是伏擊狩獵,野兔根本就不知道他在那,而且還被馬約爾傷了身子,這種狀態下他要是再抓住,乾脆退圈兒吧!

哧哧!

就在他跟馬約爾說話的時候,野兔忽然從下體噴出一道液體,濺在了王奎身上,“呸呸呸!它尿了!”

【哈哈哈,這兔子牛逼!】

【兔子:吃我最後一梭子子彈!】

【樂死我了,從來冇看老奎吃這虧!這野兔能留?一會兒多啃它一條腿!】

……

“給我吧!我把它解決了!你快去河裡洗一洗,趁現在冇乾,還能去掉尿騷味兒!”

馬約爾拎著獵刀,從王奎手裡接過野兔,一刀切斷了它的喉嚨,鮮血就像自來水一樣,從傷口處向外噴灑。

王奎則拍著尿液,眼見弄不掉,又一身味道,便隻得歎氣道:“也隻能這樣了,那我先走了!”

“好,等你回來,我讓你嚐嚐我的手藝,哈哈!”

無論是今天下午釣魚,還是剛纔一起抓野兔,馬約爾知道王奎絕不是普通人,自然也就不擔心他的安全。

到達河邊後。

王奎托掉被兔子尿液迸濺的衣服,放在河水裡來回投洗著,可下一秒,他猛地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